媒体报道

创新的关键是学会做梦

 王纪人(上海电影评论学会会长)

 

任何创新都离不开梦想,杂技创新亦然。传统的杂技靠高难度的技术取胜,强调节目的紧张刺激和惊险,展示极限之美。《ERA——时空之旅》则运用协同原理,把多种不同的元素协调进来以产生1+1>2的协同效应,即以多媒体为载体,把中国传统杂技艺术与音乐、舞蹈、戏剧等多种艺术元素加以综合,并与当代科技有机地融合起来,在时间与空间的结合上做了有益探索。

 

中国的杂技源远流长,据史料记载,已有近三千年的历史。至于飞去来器的杂耍,更可追溯到新石器的狩猎时代。现代的杂技大抵都从古代的力技、形体技巧、耍弄技巧、高空节目、晃板等继承发展而来。在世界杂技的演变史上,中外的交流互补也十分重要,我相信从中国出发的陆上和海上两条丝绸之路曾经为杂技(百戏)的中外交流起过重要的作用。本国传统的发扬光大和他国杂技的吸收融合,以及现代理念、现代艺术和现代科技的渗透和包装,是中国当代杂技创新发展的成功之路。

9年来连演了3500余场的超级多媒体梦幻剧《ERA——时空之旅》就是这样一台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杂技和其他艺术以及多媒体的超级组合。多媒体声音和图像的最新运用,组成了刷新观众视觉听觉的舞台氛围和剧场效果,它们使精彩纷呈的杂技节目不再以单个游离的状态出现,而是以如梦如幻时断时续的戏剧样式呈现,而时空之旅就是贯穿此剧的主题。杂技不再仅是在三维空间中造型的艺术,时间的维度也开始巧妙地嵌入。《时空镜幻》由数十块可以透视的镜面组成了一个圆柱体。地上蜷伏着多位少女,一女在竖杆上靠单手撑伸缩转圈,身体跌宕腾挪,镜像也随之摇曳多姿,故称之“镜幻”。当圆柱体内的古装人物翩翩起舞时,外圈出现了一组骑自行车的现代少年绕柱而行,然后进入内圈形成古今的交汇,宛若时空的穿越。

《碧波轻舟》其实是晃板与踢碗的组合,但这个传统节目却放在船上表演。一叶轻舟来自江南水乡的多媒体背景,近看却是中国古代司南的勺和有天干地支纹理的青铜形基座,一女坐在船尾(勺柄)递碗,一男站在船中(勺心)表演脚踏晃板的平衡术和不断踢碗至头顶的高难度动作。传统的节目配上江南水乡的诗情画意、舟若司南的古意,以及节奏明快的二胡杂糅打击乐伴奏,显得古今贯通、意趣盎然。

《时尚戏圈》在传统的钻圈术上加上炫技PK等时尚元素,只可容纳一人穿过的圆圈一共八个,从两个叠加开始,到两两相对,直至叠加至四个,再到东南西北各两个。八个男孩以各种姿势分別鱼跃穿过,或上或下、忽高忽低、忽左忽右,令人目不暇接。当东南西北四组八圈徐徐转动时,他们都能以矫健的鱼跃对穿而过,这种对时空组合的精准把握和矫若游龙的身手均令人叹为观止。

《千古绝顶》的表演者有“中国缸王”之称,在整场演出中是年长的一位,也是带有贯穿性却非小丑装扮的角色。他在上一个节目开始前已经出现在多媒体的背景中,手持飞去来器,踏着三轮车穿越繁华都市的大街小巷来到舞台,先从大缸里魔术般地变出四个女孩。在钻圈节目中,他用脚踏三轮车带动四组八圈的旋转。现在他在《千古绝顶》中先玩青花瓷的小缸,再玩青花瓷的大缸。小缸大缸在他的挥掷下上下左右翻飞旋转不已,脚背、手臂、肩膀、后颈,乃至头顶都成为缸的支点和发力点。这也是中国杂技的传统节目,在平衡、力量、肢体动作等方面有很高的要求。其创新之处在于他不仅作为这个节目的主演,还连带几个节目的串演。《风拂柳丝》中表演柔术的就是从他的大缸里变出来的四个女孩。空降人没入舞台地面的玄关,光幕上的流星雨,温婉的流行歌曲,柔术映衬在背景上的多姿的剪影与叠加在一起的真人交相辉映,都平添了几分东方神秘。

《生命之轮》是一个具有惊险性的高空作业,轮的设计十分新颖别致,中间一个大轮,大轮边缘等距离有三个小轮,如一个大钟里的三个齿轮。生命之轮的转动,就仿佛靠六个表演者在三个“齿轮”中里外穿梭上下疾走来推动。还有掷火把、跳绳的即兴表演更增其难度,惊险万分却灵活应变,竟如闲庭信步。因为需要比较复杂的机械装置,这个节目并非中国传统杂技所固有,其命名也颇有创意。

《龙腾虎跃》、《翻江倒海》都是弹跳腾跃空中飞人类的节目,不同的是前者用秋千、跷跷板等器械,后者用蹦床、抬竿等器械,除了需要超人的弹跳力,还需要落点的精准,以及弹跳者与辅跳者的默契。《时空之恋》是近年来颇为流行的绸吊节目,男女双方在臂上或腿上各系一绸在空中旋转翻飞,有时全凭一手托腰或脚背勾连。整个节目吸收了现代舞的元素,配以西方情歌。空中舞姿如飞天之缠绕,两情相悦如恋人之相拥,其实招招惊险,却寓惊险于优雅缠绵之中。

《时空穿梭》是人骑摩托车在钢质网状空心球体内飙车,这个节目在上海已有好几十年的历史,过去叫“飞车走壁”,但现在显然更加紧张惊险,原因就是最终有八位车手在里面飙车。每个车手似乎都有自己的轨迹,但八个人的轨迹即使在多弧度的360度的圆周上也必有交叉重合,全靠车手用错时错位法在车流密集中赢得时空穿梭的契机。

任何创新都离不开梦想,杂技创新亦然。传统的杂技靠高难度的技术取胜,强调节目的紧张刺激和惊险,展示极限之美。《ERA——时空之旅》则运用协同原理,把多种不同的元素协调进来以产生1+1>2的协同效应,即以多媒体为载体,把中国传统杂技艺术与音乐、舞蹈、戏剧等多种艺术元素加以综合,并与当代科技有机地融合起来,在时间与空间的结合上做了有益探索。它熔杂技的惊险奇美和综合艺术诸美于一炉,显得诗意盎然、如梦如幻,体现了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和造梦术。它依靠本土的杂技艺术家团队和国外具有先进理念和丰富经验的编导、编曲人才,创作出充满新奇创意和澎湃活力的优秀作品,成为中外观众纷至沓来倾情观赏长盛不衰的经典,开创了中国的后杂技时代。正如加拿大太阳马戏团的艺术总监拉瑞·克拉克所言:“创新的关键是学会做梦。”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