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正文

马戏与极中国 ——看超级多媒体梦幻剧《ERA——时空之旅》

杨 扬(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整个演出的编排,一定要有一个魂,这个魂就是通过杂技表演来体现中国文化的精华,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极中国”,一种中国式的极限表演艺术。

在我的记忆中,与马戏有关的演出印象最深的有两家,一家是加拿大太阳马戏团的《神秘人》,另一家是上海的《ERA——时空之旅》。两家的表演都很精彩,在观众中享有盛誉。但细细品味,两家演出风格不同,表演过程中侧重的要点也不一样。

太阳马戏团完全是西方文化背景下的技巧技能的展示,玩极限,玩刺激,场面惊心动魄,从头至尾一气呵成,让人有一种看大片的酣畅痛快。而上海的《ERA——时空之旅》是海派艺术,在呈现声光化电的现代都市时空变迁的同时,表演的核心是抒情,体现出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的游戏精神。如开场中,一群女演员的表演有很强的技巧成分在其中,但它不像太阳马戏团那样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在展示女性肢体的极限运动上,而是将这种极限展示不动声色地包含在身体的柔美旋转上,观众的注意力被引向舒展优美的体态姿势。只有当观众慢慢品味这些动作的要领时,方才体悟出要将身体扭转到这样的幅度,真可谓是极致运动。所以,平和抒情的表演体现的是表演性的技巧技能。很极限,但表现得轻轻松松,徐徐自如,有声有色,诗情画意。用《ERA——时空之旅》团队的话来说,就是表现“极中国”——一种中国式的极限运动。我个人的感受是,这样的表演与城市生活的世俗娱乐有一种内在联系,平淡中有精神,持久之间见功力。

另外,表演的戏剧结构值得关注。太阳马戏基本上是叙事性的,有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贯穿其中,但《ERA——时空之旅》显得比较复杂。如果让一位普通观众来介绍一下整台表演,他大概会觉得有点困难,不过依我之见,这是散点结构的表演方法所造成的。看《ERA——时空之旅》,观众的焦点不会停留在一个细节或一个演员的表演上,他可能会从整体效果上来介绍那些精彩的演出。所以,很多第一次来观赏《ERA——时空之旅》的西方观众,即便他们看过中国的杂技表演,看过西方马戏的演出,他们对《时空之旅》的评价还是很高,觉得整台演出新鲜、漂亮。其实他们所感受到的这新鲜、漂亮,恰恰是《ERA——时空之旅》所尝试表演的一种新样式,也就是让观众直接面对场面和演员的表演,营造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效果,让他们自己去捕捉感兴趣的细节。对这样的表演预期设定,单单靠直观印象式地观看,提供视觉观感的盛宴,是不能满足的,它需要观众调动更多的想象资源,去感受,去品味,就像是欣赏中国传统书画一样,除了细节,你必须从结构布局、笔墨的运势来体会其中的意蕴。所以,《ERA——时空之旅》可谓是一种杂技艺术的新尝试。

在西方意义上的马戏表演中,不可能有像《ERA——时空之旅》这样的结构版本,编剧会觉得舞台节奏有点慢,在观看过程中,要调动的因素太多太复杂。但是,熟悉中国杂技和懂得观赏中国传统戏剧的观众,会觉得《ERA——时空之旅》有一点近乎中国传统戏剧的戏的表演神采在其中。中国传统戏剧最重要的不是讲故事、找刺激,而是表演。《ERA——时空之旅》的编排结构是吸取了戏的编排方式,注重于表演,让观众在观赏中获得赏观的愉悦。像顶罐、舞碟、钻圈这样的传统杂技,出现在《ERA——时空之旅》时,我们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惊喜。熟悉是因为这些表演是最中国传统的,惊喜是因为这些传统经典的杂技桥段,竟然可以那么好地与多媒体等声光化电,与都市的生活背景融和地接洽。像第二个出场表演的片段,加入了江南水乡的背景,演员是摇船入场。而头顶陶罐的表演,是与儿时记忆中的市井生活结合在一起。这样的传统表演场景,在整个《ERA——时空之旅》中,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其结果是给《ERA——时空之旅》增添了不少光彩。如果没有这些因素融合其中,很有可能杂技是杂技,多媒体是多媒体。

超级多媒体梦幻剧《ERA——时空之旅》在表演艺术上是成功的。从2005年9月27日在上海马戏城开始首演至今,9年时间里,天天上演,观众涉及30多个国家和地区,创下358万观众观剧、票房收入达4.6亿元的纪录。该剧组还获得了“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文化部创新奖、中国演出十大盛事“最佳娱乐演出”金奖、2006—2007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中国文化企业30强、全国优秀保留剧目、全国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国家文化旅游重点项目、上海名牌、上海文艺演出精品等荣誉。这么多荣誉集一身,这在上海的演艺行业中,可能是绝无仅有的一家,从中让人感受到社会对于《ERA——时空之旅》的喜爱。我曾听说《ERA——时空之旅》团队将自己的演出经验总结为“中国元素,国际制作,中国故事,国际表述”。他们认为整个演出的编排一定要有一个魂,这个魂就是通过杂技表演来体现中国文化的精华,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极中国”,一种中国式的极限表演艺术。

在表演形式上,这一团队很清楚自己的技术传承是海派艺术,换句话,人们是在上海看上海的杂技演出。因为海派细腻而开放的表演传统,使得团队在组织上寻求海外专业人士参与,为演出献计献策,修正了原来俗文化大锣大鼓的喧闹仪式,采用了高雅艺术的静处理手法。在整台演出结构安排上,中国故事与中国传统戏剧美学的链接,产生散点式的欣赏效果,抒情而缓缓演进,不单单为寻找刺激而设计场面。演出定位是天天演,而且是中外观众兼顾,所以,国际视野、抒情流畅的表演和大气流行的音乐等,都在表演时有所吸取。

超级多媒体梦幻剧《ERA——时空之旅》的经验总结,是今天上海城市文化经验发展中极其重要的一个方面,但愿有更多关心城市文化研究的人来展开这方面的研究。同时,就《ERA——时空之旅》团队本身而言,实际上也面临着一些新的调整和探索。应该坚定不移地将《ERA——时空之旅》打造成上海城市文化的一个符码,让更多的观众记得他们的演出,也让更多的人对他们的演出充满期待。

评论已关闭!